如何挽回老婆要离婚?老婆提离婚
爱情语句

历史上用诗词挽回爱情的女子

  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啦,什么“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啦,什么“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啦,什么“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啦,什么“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啦,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啦……

  或许元好问的那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最为彻底最为直抵心灵深处?

  如果有一天世界已改变,当沧海都已成桑田,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渡过长夜?如果有一天时光都走远,岁月改变青春的脸,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细数昨日的缠绵?

  特别是对于痴情的女子而言,韶华逝去,青春不在,人老珠黄,容颜渐失,咋办?

  有两位奇女子,她们就不这样,她们写诗写词让负心人自惭形秽,悬崖勒马,从而既捍卫了尊严,又挽回了爱情。

  卓文君(公元前175年—公元前121年),原名文后,西汉时期蜀郡临邛(今四川省成都市邛崃市)人 ,汉代大才女,和蔡文姬、李清照、上官婉儿并称中国古代四大才女、和薛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

  卓文君的爹地,是邛崃市著名企业家、冶铁大王卓王孙,家里有钱,响当当的富二代。有钱也就算了,关键是长得还漂亮;漂亮也就罢了,关键还有才。诗词歌赋琴,样样精通,文采斐然,琴还弹得特别牛!

  16岁的时候,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父亲的朋友董氏。谁知道这董氏命不该长,结婚仅仅过了三年,就两腿一伸、两眼一闭,见了阎王。守寡的卓文君,正值青春年华,婆家也不怎么待见,于是卷卷铺盖,回了娘家。回娘家之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弹琴赋诗郁郁度日。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成都人,原名司马长卿,因仰慕战国时的蔺相如而改名司马相如。这家伙是个狠角色,是西汉著名的辞赋大家,年轻时喜欢读书练剑(似乎四川人都喜欢练剑,像后来的陈子昂啊李白啊都是剑术高手),二十多岁时用钱换了个官职,做了汉景帝刘启的武骑常侍,也就是陪着皇帝骑骑马打打猎。

  后来梁孝王刘武来朝时,司马相如才得以结交枚乘啊庄忌啊这些大辞赋家。司马相如专门为梁孝王刘武写了《子虚赋》,刘武推荐给了汉景帝,只可惜景帝不好辞赋,搞得他很不得志,老是慨叹才华无处施展。不久梁孝王死了,司马相如就干脆找个生病的理由辞职回家了。

  回家后,也没啥事,种地也不行,更别说做生意了,家里穷的大概只有一样家用电器手电筒了。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就呆家里,也是吟诗赋弹瑶琴,郁郁度日。

  当时,这小子已经凭借《子虚赋》有了大名。邛崃县委书记王吉就是他的一个忠实粉丝,经常带点礼物,逢年过节走访贫困家庭去看看他,也希望请他到县政府干个秘书啥的,这家伙死活不去。

  卓王孙是当地的企业家,和县委书记关系比较好,就想了个主意,出面邀请司马相如吃饭,司马相如还是不愿意去,结果被王吉硬拉参加了宴会。

  酒酣耳热之际,荤素段子讲了一通之后。这县委书记王吉让下人拿了一把吉他过来,不对,应该是瑶琴。请司马相如弹琴助兴:早闻长卿琴艺卓绝,希望今天有幸听先生一弹以饱耳福。

  司马相如假意推脱一番,说,那我就献丑了,我给他家来一首我自己作词作曲的《凤求凰》吧。说完边弹边唱。

  司马相如之所以愿意来参加饭局,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他听说了卓文君死了老公回了娘家。

  卓文君听说司马相如来家吃饭,就偷偷从屏风后面看了看,一看不要紧,这小伙帅呆了。再加上听了一段自弹自唱后,一颗平静的心就再也无法平静了。

  这司马相如弹奏《凤求凰》也是有意思的,他知道卓文君的情况,其实也是早生爱慕之情。

  饭局结束了。这小子找个机会,托一个女下人带了张纸条给了卓文君,大概意思是:我早就爱慕你了,如果愿意,咱们约呗。

  怎么约啊,自己目前的这种情况。跟爹地说吧,铁定不会同意。不约吧,心上人已经写来了热辣辣的求爱信。

  思前想后,心一横,收拾点细软,乘着夜色冒着大雪找到了司马相如,两人一合计,得,私奔。

  这个穷小子,竟然敢拐走我女儿,想要钱,一毛都没有。现实生活摆在那儿,除了爱情,还得有面包才行,得吃饭啊。

  过了一段时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卓文君对司马相如说:“长卿,我们一起去临邛,想办法做点生意,哪怕开个小吃部也行啊,不至于这么穷啊。”

  于是两人来到临邛,把车马和细软卖掉,盘下一家酒店,做卖酒生意。卓文君做老板娘,司马相如也丢下大才子的架子,自己穿起犊鼻裤当小伙计,卓文君站在垆前卖酒。

  女儿总归是自己的心头肉啊,这卓王孙时间长了也就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始认了这么亲事,给钱财支持两人,结果两人的生活一天天富了起来。富二代创业成功。

  汉景帝死了,历史上最牛叉的皇帝之一汉武帝刘彻登基了。汉武帝喜欢辞赋,一次看到《子虚赋》,惊为天人,非常喜欢,以为是古人之作,还叹息不能与作者同时代。当时侍奉刘彻的狗监(主管皇帝的猎犬,类似于弼马温之类的)杨得意是四川人,对汉武帝说:“禀告陛下,此赋是我的老乡司马相如写的。”

  汉武帝一听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快快快,马上召司马相如进京。这样的人才,朕要用。

  司马相如向武帝说:陛下,《子虚赋》写的只是诸侯王打猎的事,请允许我再写一篇天子打猎的赋。于是就写了《上林赋》,比起《子虚赋》不仅内容上有承接,而且更有文采。以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帝王奢侈为主旨,把大汉朝和汉武帝好好的猛夸了一通。此赋一出,汉武帝龙颜大悦,封司马相如为郎(就是皇帝的侍从官)。

  俗话说的好,男人有钱就变坏。不对不对,应该是自古才子多风流,这么说文雅一些。

  这司马相如本就风流成性,这官也当了,名也有了,地位也上来了。温饱思淫欲,天天看着卓文君,时间长了自然就有了审美疲劳,看着身边一个个王孙大臣大官贵族都是妻妾成群的,心里也就痒痒了,想着也纳个妾,包个二奶,找个小三啥的。

  别说司马相如有才,就是没才,凭他的地位,那上杆子贴的姑娘有的是。其中一个茂陵女孩让他心动不已,一番考虑之后,决定娶这位茂陵姑娘做小老婆。

  但这个得给卓文君说一下,表示一下尊重,于是从长安就写了一封信邮寄给了卓文君:我看上了一个菇凉,我要娶她当小老婆。

  卓文君看到信之后,心,瞬间凉了半截,满心以为老公飞黄腾达了,这信是要带自己去长安共享荣华富贵的,没想到是这么一封薄情寡义的信。

  好,既然你寡情薄意,我不能无情无义。这卓文君还真是个有心计的女子,想好了,回信。

  这首《白头吟》流传千古,特别是其中的那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更是让多少痴男怨女争相传颂。不过有专家对此诗的作者表示了异议,说此诗并非是卓文君所作。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就是说当年你弹的琴还在,现在你就变心了,我也不怪你,你自己保重不用担心我,改吃吃,该喝喝。

  这首诗的名字叫《诀别诗》。司马相如一看信,想到之前自己没车没房,一个穷光蛋的时候,人家啥都不嫌弃,跟着自己,自己这么做似乎不太地道,罢了罢了罢了,小老婆不娶了。

  结果没过几年,这厮又动了纳妾的念头,这次给卓文君的信写的更简单: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总共13个字。

  卓文君一看,明白了,13个字当中唯独没有亿,就是无意的意思,是嫌弃自己了。

  这首诗的名字叫《怨郎诗》,同样也有专家认为是后人伪作。《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中确实有“雪夜私奔”、“当垆卖酒”的典故,但却没有关于二人婚姻破裂和卓文君挽救婚姻的记载。据《西京杂记》载:“相如将聘茂陵人之女为妾,卓文君作《白头吟》以自绝,相如乃止。”从《西京杂记》中来看,卓文君挽救婚姻并不是用数字诗。有人怀疑作者是元朝或之后的人而非卓文君,因此数字诗很可能是后人加上去的。

  司马相如看后,想起从前的患难生活,毕竟“糟糠之妻不可弃”,于是再次打消了娶小老婆的念头。

  管道升(1262-1319),字仲姬,一字瑶姬,浙江德清茅山人,祖籍上海,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画家、诗词创作家。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女性书法家之一,世称管夫人,和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有一拼,并称中国历史上的“书坛两夫人”。

  这女子天生才资过人,聪明伶俐,性情开朗,仪雅多姿,“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天赋高,也勤奋,家教好,再加上长期而全面的系统学习,打下了坚实的文学基础,艺术细菌满满都是。

  就这么一拖再拖,一直晃到26岁,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眼看就成了“齐天大剩”了。

  家里人这个急啊,今天托这个说媒,明天请那个介绍,还到处找机会上个相亲节目啥的,结果就是不成。

  赵孟頫(1254年10月20日 —1322年7月30日 ),浙江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字子昂,号松雪道人 ,又号水晶宫道人、鸥波,中年曾署孟俯。南宋末至元初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是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

  元朝建立后,元世祖忽必烈爱慕他的才华,数次邀请,均坚辞不受,最后还是被诚意打动,出来做了元朝的官,这也是后来为很多人不齿的主要原因。

  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尤其以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绘画上,他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书法上赵孟頫五体皆善,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创“赵体”,与唐代的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史传其写字速度极快,一天可作楷书万余字;在篆刻,以“圆朱文”著称。

  1288年,赵孟頫遇见了管道升,两人一见钟情,定下了终身,结婚的时候管道升已经28岁,赵孟頫36岁,这在当时绝对是晚婚晚育的典范了。

  结婚后,夫妻二人夫唱妇随,唱和吟诵,你研墨我赋诗你作画我填词,好不快活。

  元延祐四年(1317年)管道升被册封魏国夫人。赵孟頫晚年晋升为翰林学士奉旨、荣禄大夫,官从一品,贵倾朝野,但赵孟頫以宋室后裔入元为官,还是会收到猜忌,无法全面施展抱负,常常心情郁闷,自觉愧对祖先,于是潜心书画创作以遣心中郁闷。

  管道升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是一个好的贤内助,相夫教子,传承书香画艺,栽培子孙后代,赵氏一门“流芳百世”,三代人出了七个大画家。

  赵孟頫称她:处家事,内外整然,岁时奉祖先祭礼,非有疾必齐明盛服。躬致其严。夫族有失身于人者,必赎出之。遇人有不足,必周给之无所吝,至于待宾客,应世事,无不中礼合度。

  赵孟頫到大都后,因为害怕“为人所忌”“力请外补”,先后调任济南等地。后来又到江浙,去主管那里的官府学校,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厅厅长之类的官员。管道升则留在大都。

  江南,那可是是繁华风流之地,管道升见丈夫出任江浙一去两年有余,凭着女人的第六感,预感到有不祥,她画竹一幅寄给赵孟頫,并题诗《画竹》一首:

  中年的她,深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玉貌一衰难再好”,以前的小蛮腰现在变成水桶腰了,以前的单下巴,现在也变成双下巴了,以前不见的皱纹,现在也已经是纵横交错了。

  这老赵还线岁的时候,老赵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出门小车代步,银行存款大户,老婆一正一副。就动了纳妾的念头,于是乎写了一封信给老婆管道升。

  接到信的那天,天高云淡,惠风和畅,管夫人呆呆地望着树丛间来回欢唱的鸟儿,手里拿着墨色正鲜的书信,百感交集,思绪万千。纸上依旧是赵孟頫熟悉的字体:

  我学士,尔夫人。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我娶几个吴姬、越女,也无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这封信其实就是《纳妾词》,意思是说:我是学士,你是夫人。陶学士娶了叫桃叶、桃根的两个小老婆,苏学士也有朝云、暮云的两个小妾。我便多娶几个姬妾也不过分,你已经40多岁了,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了。

  面对这场婚姻危机,管道升一没大吵大闹,二也没有逆来顺受,而是以一种异常巧妙的方式圆满处理了此事,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卓文君的影响?她提笔写了

  这家伙,情真意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有啥好说的呢?赵孟頫看到这首词后,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钦佩妻子的才华,另一方面更是钦佩妻子的为人,从此再没有提过纳妾之事。

  延祐五年(1318年),管道升脚气病复发,经赵孟頫多次上书请求,次年四月,方得准送夫人南归。四月二十五日从大都(今北京)出发,五月十日至山东临清,延祐六年五月十日管道升病逝于舟中,葬东衡里戏台山(今天德清县洛舍镇)。

  理想中的爱情,在现实中很难找到。当爱情的小船遇到风浪,是说翻就翻,还是设法自救?

  如果说是她们的智慧挽救了爱情和婚姻,不如说是她们更善于揣摩人的内心世界,以情感人,以情化人,以情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