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心坎里的一句话短句你最喜欢
爱情语句

公交车上的“歌星

  追着挥手、叫停,那车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跑了,母亲走到站台上,扶着不锈钢的栏杆,喘着粗气。母亲说,怪她,走得慢,要不就搭上那一趟了。我说,不急,正好歇息一下,下一趟就会来的。等了十来分钟,车来了,正好最后一排还有两个相连的空位。

  等母亲坐稳当了,我才落座。可屁股才挨着椅子,就感到左边有什么在拨弄着我的腿。我扭头看到一只手,长着稀疏黑毛的手臂,看到了一双正向上斜着我,有着挑战味道的眼睛,显然他是不想让我挨着他的。我再向母亲靠了靠,尽量拓宽与他的距离。他瞟我一眼。我挺着身子,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蓦然有歌声灌进耳朵。有点刺耳,有点声嘶力竭,有点歇斯底里,就觉得这不是歌声,而是噪音,是污染。我搜寻着声源,不是前面的移动电视,也不是车里的广播。我有些莫名其妙。

  前面的乘客不断地有人往后看。原来声源就在我的旁边。我不由得稍稍扭过头去,更多的是用眼睛的余光俯瞰下去,看到的是一双套在脚板上的灰色的打着拍子的拖鞋,一条白底绿叶的花短裤。再往上瞧,一件胸前有着骷髅和白骨的黑色汗衫,一张一开一合的薄薄的嘴巴,一张有些络腮胡子的二十来岁的尖脸,一个举在耳边的黑色的苹果四代手机。

  他跟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唱着同一首歌,有的重点句子,还要反复哼唱,边唱边用手和脚打着拍子,脑袋一晃一晃,有时还闭上眼睛,身子也随着扭动,显得十分的投入,仿佛这辆车上只有他,这个世上也只有他。

  车上的人上上下下。每个下车的人在车门口总要停一下,伸着脖子再看他一眼,不想下车似的;每个刚上来的人总是才投了币,或是刷了卡,来不及落座,或是顾不上站好,便好奇地寻找那“歌星”在哪里。各样的目光里,有欣赏,有赞叹,但更多的是嘲笑,是鄙视,是烦躁,是埋怨。在看的同时,有的手上指指点点,有的嘴里啧啧啧啧。而他呢,对这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偶尔看见了,听见了,就勾一下头,或是瞪一眼,那看的人就赶紧缩了头,闭了嘴。

  母亲旁边的人下车了,她就坐了过去,我坐了母亲原来的位置。拉开了与“歌星”距离,我陡然感到了轻松。

  “如果得不到你的心,就是得到整个世界我也不开心”这一句是他唱得最多的,也是他最投入的。而每当听到他唱这一句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把歌词改写为“只因你想得到她的心,却让车上人人都不开心”。

  唱着唱着,他是越唱越熟练了,听来也有点能入耳了。他脸上慢慢轻快起来,有了浅浅的满意的喜色,第二次与我目光相对的时候,那种不友好也就不见了。

  坐了好几站,我下了车。他还在唱。不知他要去哪里,也许就是前两站的终点站吧,那里有两所大学。

  走在路上,我就在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又为什么能这样?母亲呵呵一笑,说那孩子虽然有点那个,却也不简单,不容易。

  我想,他也许是失恋了,要去挽回爱情,也许是要去求爱,渴望得到爱情,也许就是爱情的力量,让他那样倾心投入,无所顾忌地成为了公交车上的一个“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