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部世界名著中经典句子哪一句触
经典语录

重读夏目漱石(组图

  今年恰逢夏目漱石的代表作《心》问世一百周年,朝日新闻如百年前一样选择了从4月20日开始重新连载该作,此举在日本掀起了“重读经典”的热潮。集英社等出版社以此为契机,推出了漱石系列作品的新版文库本。其中,累计销量已达697万册的《心》更是自连载日起销量倍增。

  《心》至今仍跻身于日本中学生最喜欢读的十部作品之列,小说由“先生和我”、“双亲和我”以及“先生和遗书”三个部分组成,讲述的是中学生“我”和敬仰的先生交往的故事。第一部分主要记叙了我和先生的交流,埋下了大量伏笔,并在“先生和遗书”中得到了昭示。而“双亲和我”中描写的“我”的人生则与先生的人生形成了鲜明对比。故事结构十分简单,但是从字里行间的隐喻中,我们可以窥见一个明治时代知识分子可怜可悲的内心世界。

  表现小说主题的核心内容在第三部分,那是先生的一封信。先生在信里向“我”公开了他的秘密:先生在大学时代与好友K同时爱上房东的女儿,为得到所爱而迫使K自杀。如愿以偿的先生在婚后备受良心谴责,最后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作者对于利己主义者的形象塑造可谓是入木三分,对人物心理的细致描写和深刻批判更是同时代作品所不及

  的。正如书中先生所言:“平常都是好人—至少都是普通的人,就是这种人,在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会一下子变成坏人的。这才可怕呢!”

  夏目漱石是明治时期的大文豪,创作基本倾向于现实主义,素有“国民大作家”之称。如果你恰巧也读过“八十年代的夏目漱石”—村上春树的作品,或许会发现这两位“国民作家”的写作有着跨越时空的异曲同工之处。语言的简练利落是他们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村上春树的文字精炼清丽,读起来流畅自然,韵味无穷。而百年前的夏目漱石的文字风格更是朴实细腻、浅显易懂。在小说《心》里,每一部分都有一位主要人物登场讲故事,而且善用“私……”(我……)的简洁句式。因此无论是心理描写、情节描写还是情景描写都清晰明了,丝毫没有以前那些作家冗长拖沓、絮絮叨叨的表达气息。不少年轻读者在读完连载的第一回后惊讶地发现“完全没有陈腐的感觉”。

  此外,夏目漱石和村上春树的巧妙之处还在于他们都善于从“人”的视点出发,又回归到人自身,把读者推到人性的深渊前,直面生而为人的苦闷。前者的《三四郎》、《从此以后》、《道草》,后者的《挪威的森林》、《舞!舞!舞!》、《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概莫能外。漱石作品大多表现了“人无法从自身的过去割裂出来”,村上则侧重于“人无法从历史割裂出来”。虽然在表现方式上存在差异,但是他们最终思考的都是在人类社会与时代发展中的“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小说《心》里的先生把多年前K的自杀当作秘密死守在心底,无时无刻不处于利己之心和道义之心的崖岸之上。深受这强烈矛盾的折磨,他绝望、厌世。就像《挪威的森林》里的直子一样,他最终还是迎来了死亡。留给“我”和读者的,是一种莫大的孤独感和丧失感。

  时至今日,《心》不仅吸引了很多中老年读者来重温,还走进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视野。很多读者在合上这部“忏悔录”之后表示,对于书中描写的“人”与“人性”感到万分恐惧,并且开始不自觉地拷问自己。年长些许后再读,留给读者的则既是自己年轻时代的影子,亦是那种渐渐靠近人性深渊的恐怖。可见,优秀的小说作品都是直抵灵魂深处的。

  上海译文出版社于1983年出版了《心》,青岛出版社也于今年6月刚推出由林少华翻译的《心》。文并图/黄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