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学子体验红色经典魅力南街
经典语录

大鼻子情圣”避重税逃离法国

  法国明年将征“富人税”,许多精英为避税而移民别国。最近,出演过电影《基督山伯爵》、《大鼻子情圣》及《少年派》中厨师杰拉尔德帕迪约(Grard Depardieu)就因此而移居比利时。此举引来不少争议。就连法国总理都批评德帕迪约的行为“不爱国”、“真可悲”。德帕迪约一怒之下给总理写了封公开信,表示“法国护照我也不要了,还给你们”。

  据法新社报道,德帕迪约自认“受到了侮辱”,他在《星期日周报》上刊登了一封致埃罗总理的公开信,德帕迪约在致总理的公开信中写着:“我不要求赞成我,但至少我可以受到尊重。在所有离开法国的人之中,没有人像我一样受到侮辱。”

  德帕迪约对总理批评他“相当可悲可鄙”的话令他难以忍受。他在“致奥朗德的总理埃罗先生的公开信”中非常生气,读起来就像是对总理和其税务政策的控诉。

  政府成员中,劳工部长萨班首先做出了反应,他认为德帕迪约的决定“意味他个人沦丧公民资格与公民信念,这种态度与大明星的身份不符”。

  准备接替德拉诺埃担任巴黎市长的社会党候选人安娜伊达尔戈女士说:“很可惜德帕迪厄没有更强的爱国心,我们国家需要大家齐心协力。”

  他指出他“从14岁起就开始工作,最初做印刷工人、搬运工,然后才成为演艺人员”,他表示自己一直守法缴纳各种税捐,强调他“2012年付的税占其收入的85%”。

  这位法国人最喜欢的演员之一,也是法国薪酬最高的明星之一接着写说:“您这样评判我,您是谁?我问您,您是谁?”

  他强调:“我从未杀人,我不认为曾犯过错,我在45年内总共缴纳了1.45亿欧元的税,我雇用80个人,我不抱怨,也不自夸,但我拒绝可悲可鄙这个字眼。”

  他解释说:“我离开法国,因为您认为与人不同的成就、创造、才华必须受到制裁。”德帕迪厄最近在法国边境的比利时内尚(NECHIN)村买下了一处房产,和此前其他的一些法国富豪一样。

  他接着写道:“比我更著名的人移居国外或离开了我们的国家。可惜我留在法国不再有任何意义,但我继续热爱法国人和支持我的法国观众。”

  德帕迪约最后写着:“我退还给您我的护照和我从未使用过的社会保险卡。我们不再属于同样的祖国,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欧洲人,一个世界公民,和我父亲自始至终一再教导我的一样。”

  德帕迪约移居比利时的消息上周公布之后,紧接着又证实他决定出售他在巴黎的豪宅,这引起了铺天盖地的反应,指责他不爱国的态度,则认为这是政府的政策的后果。

  埃罗总理周三在电视二台上为政府的税务政策辩护时认为德帕迪约移居比利时的行为“相当可悲可鄙”。他说:“我觉得这相当可悲可鄙。只是为了不付税。”

  法国网民周日对德帕迪约的公开信发出了无数的评论。一名网民在微博上问道:“他什么时候退还他的荣誉勋章?”另一名网民提议应该让最近因酒后驾车被控的德帕迪约“缴回他的驾照”。

  因为法国政府计划征收“富人税”,许多富商已经计划并实施逃离法国。今年9月,法国奢侈品巨头路易威登公司(LV)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法国首富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说,他正申请比利时国籍,但他强调这主要出于扩大名下阿尔诺集团在比利时业务的考虑,不会做一名税务逃亡者。一些政界人士因而指责阿尔诺申请比利时国籍有逃税、背叛法国之嫌。

  法国奢侈品巨头路易威登公司(LV)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法国首富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说,他正申请比利时国籍

  今年2月,奥朗德提出,若当选总统,将会对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超富裕阶层征收75%的边际税率,以此将法国2013年的财政赤字控制在3%以内。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法国国内对此褒贬不一。法国政府计划兑现奥朗德竞选总统时开出的这项政见支票,也就是对国内年收入100万欧元以上的富人课征75%的重税。

  《欧洲日报》报道称,一项法国民调显示,60%的法国受访者同意对年收入超越100万欧元的“极高收入者”设立75%的纳税层次,认为这是在危机时代一条“公正”的措施,“最富裕的人应为复兴公共财政做出更多的贡献”。同时也有四成的受访者以为这个税率太高,可能迫使富人和企业主逐步移居外国。

  法国富人的离国移居,对于接收国而言显然是“好事”。许多官员敞开双臂,热情欢迎来自法国的拥有财富、头脑、能力和学识的精英人才。

  英国首相卡梅伦曾在今年6月的G20峰会上表示,如果奥朗德实行针对富人的新税收政策,英国将十分欢迎法国富豪们前往避税。这一言论随即引起了两国间的口水战。美国密西西比州州长哈利巴布尔也“盛情邀请”法国的企业家和富人移居到其辖区。

  法国媒体称,在决定“出走”的法国富人当中,有人是出于纯粹的经济原因,为了少交一点税,也有人是对奥朗德税收政策所体现出的法国社会“仇富”心态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