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6日来济南报业大厦吧!济南报
青年文摘

东方艺术·大家 郝科:榫卯哲思

  从恣意生长在山中的野生之木,到饱含智慧的榫卯之美,沉淀在历史长河中的工匠精神, 除了用斧凿精心雕琢着方寸乾坤中的无尽底蕴之外,更多的是在虔敬的转折哲思间,表达着人类对于自然恩赐的敬畏与感恩之心。

  而傅中望最为人所熟知的、以榫卯结构为出发点的一系列作品,在遵循着古人对于自然虔敬感恩态度的同时, 于当下的人文环境中, 发展成为一种极富感情弹性的思想和艺术美学框架。

  童年时代即流淌在傅中望血液中的造物与手工情怀,在经历了新中国早期社会环境的跌宕洗礼之后,最终将他从对艺术爱好与梦想的业余状态中,逐渐带入到终其一生所不断探求与追索的艺术思考的叙事逻辑之内。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傅中望就利用废弃的旧金属材料,制作了一系列焊接作品。在运用了西方现代雕塑中常见的拼接、重构等形式手法的同时,艺术家亦在残破与卑微中找寻着源于传统的超逸之美——剥离开实用性的桎梏,利用物质性、世俗性和实验性交相混杂的语言形式, 将传统文化身份遗失的落寞感, 转换成一种开放且灵动的时代艺术观念。而在同时期的作品《天地间》中,中国传统的思想元素也表现的更加鲜明,在传达着“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合一”传统中国宇宙自然观的同时,亦反映出艺术家对于自我所处时代与工业文明的深刻反思。

  此后,又经历了一段沉淀期,傅中望逐步意识到了榫卯结构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价值,及其与西方的垒砌结构在文化上和结构意识上的差异。经过刻苦的考察与钻研,艺术家终于将传统的榫卯结构转换进当代雕塑的形式和空间语汇中,并与自身所处的时代环境不断交互碰撞出鲜活的思想与形式火花—— 历史的惆怅、现实的无奈、文化的乡愁与反思等等,皆从“ 一榫一卯之间,一转一折之际”的朴素相对论中得以延展,并构成了傅中望思想发展记录和书写的主要方式之一。

  循着“ 在努力表达当代感受的前提下,注重从中国自身文化土壤与传统中寻求借鉴与转换” 的思想“ 轴线”,傅中望之后的艺术探索之路,并未就此封闭于简单的、对于榫卯形式的反复玩味之中。而是将更多的材料—— 如木材、石头、陶器、旧钢铁与电子废弃物等等—— 结合引入到作品中,并对榫卯的形式语言和逻辑思想做了更加宽泛的处理, 傅中望将这种多元素融合的整体思想结构称之为“ 异质同构”。而除了形式上的丰富“异质” 之外, “ 同构”的概念在此则显得更为重要,因为它紧密链接着艺术家思想结构中的清晰“ 轴线”,这条关乎着思想、文化、历史、社会、生命与个人发展的“ 逻辑线”,也是让傅中望所创造出的诸多形式美感,终不会成为无根之木的核心精神力量之所在。

  最后,在傅中望的“榫卯哲思”中,我们或许会发现三个关键的节点,即“传统”、“解构”和“日常”。对于“传统”,艺术家一方面将其作为一种客观的存在,并用当代性的语言对其进行“解构”;另一方面,在用艺术反思着当下“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荒诞与浮躁的同时,朴素材料的丰富“ 同构”,又让傅中望的作品彰显出一种独具沧桑感的历史之美。这种游走于迷离的日常现实与沉厚的历史思绪之间的活跃状态,也正如傅中望本人所说:“在古代建筑中,工匠赋予榫卯不同的结构方式,造成了不同的结点关系。延伸到我的作品上,我并不希望它们仅仅成为传统文化的图解,而是强调它与现实社会、与人类生存状态的某种关联性。所以我强调榫卯是一种关系的艺术,自然关系、社会关系、国家关系、生命关系等等,都在一种矛盾、对立、无序、游离、不确定的状态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