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杂志《格言》的一篇文章
青年文摘

中国最权威的新闻出版资讯网站 电子报

  提起《青年文摘》,更多的人会想起那本在文摘类期刊中领跑几十年的杂志,生于“书荒”年代,长在“开放”时期,而今已然走过近30年的春秋。在当下被称作“信息爆炸”的时代,在大多数老刊应对新兴媒体冲击仓促转身之时,《青年文摘》已悄然走在行业前列——发展新媒体、拓展新业务、开辟新天地、更换新血液,在惨烈的竞争激流中获得新生。

  在网络技术、新兴媒体、数字阅读的风暴来袭之时,传统媒体的命运直到现在依旧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为了能够在新媒体竞争中赢得方寸之地,传统媒体忙得不亦乐乎。电子杂志赔本赚吆喝、有声杂志犹如昙花一现、网络阅读赢利模式模糊……就在这期间,《青年文摘》紧跟时代潮流已在新媒体领域赚到第一桶金。

  《青年文摘手机报》于2009年6月22日全网上线月,一年多的时间赢利达百万,在众多手机报中屈指可数,更是文摘类期刊中的独秀。“众多期刊投身电子杂志是当年应对新媒体冲击的典型之举,而数年过去,能够在电子杂志中获得利润并全身而退的却是凤毛麟角。但是,手机报与电子杂志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它出生的时候就有赢利模式,只要上线你就知道自己可以有收入。”《青年文摘》副社长王寒柏如此评价手机报的诞生,“生在贵族落地就能赚钱”。

  那么,是什么促使了这份带着新媒体、新技术气息的手机报可以植根于传统媒体当中?王寒柏说,能够大胆试水手机报主要动力来源于《青年文摘》杂志的主办单位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前任社长张景岩和现任社长续文利对于新媒体的关注和支持。从上世纪80年代的电脑“发烧友”到现在紧跟潮流关注新媒体,媒体负责人的前卫观念及思维成了《青年文摘手机报》诞生的主动力。网络传媒部副主任刘晖介绍说,2008年5月12日,在杭州召开的《青年文摘》纸版杂志发行会成为确定发展手机阅读的契机,从那时起开始了历时一年的手机报上线万。据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在170多种手机报里,《青年文摘手机报》由上线名。

  作为全国发行量较大的青年杂志,《青年文摘》自创刊以来就坚持以“宏扬先进文化,服务引导青年”为办刊宗旨,意在为青少年打造一个丰富生动、健康向上的精神空间,在读者中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网络传媒部副主编邱叶芃说,《青年文摘手机报》延续了文化综合类期刊《青年文摘》的定位和价值取向,选取《青年文摘》中比较受读者欢迎的内容,以智慧、情感、心灵、都市、视野等为主题,每期精挑各类情感、心灵美文,兼顾趣味资讯及生活实用类信息,倡导快中有慢的生活节奏、新鲜优质的生活内容,力图在资讯发达的现代社会,为读者提供有重点、有价值的生活资讯和人生指南。

  随着手机阅读的流行,手机信息鱼龙混杂。刘晖认为,相较于其他手机报,《青年文摘手机报》更重要的是承载了一种价值观。它秉承母刊特色,以“影响青年、影响未来”为己任,倡导绿色阅读,希望能够在信息管理乏力的情况下给青少年以正确引导。

  《青年文摘手机报》并非是纸版《青年文摘》内容的简单复制、剪切,而是由杂志社独立的编辑部门精心打造。邱叶芃说,虽然手机报的读者群体与纸版读者人群年龄构成基本吻合,但是考虑到不同媒体的阅读习惯,《青年文摘手机报》的所有内容均为编辑部重新组织而成。手机报走精品文摘路线,浓缩资讯时代的信息精华,每周五期,周一至周五下发,每期一个主题,围绕主题展开本期内容,各个主题之间互为补充,呈现现代化背景下青年人的全景生活。文字偏重短小、通俗。

  与其他新闻资讯类手机报不同的是,《青年文摘手机报》虽有信息但不是单纯的资讯,它以故事、讲义为主线,提倡有观点、有思想的文字,无论是以小见大的故事还是讲义类随笔,皆突出实用性和趣味性。

  近几年的文摘类期刊市场涌现出不少新秀,每一次出场都能赚得满堂彩让很多人视这片天地为沃土,实则不然。新媒体带来的挑战与日俱增、同类期刊的竞争不断加剧,文摘类期刊总体形式并不喜人。《青年文摘》却在深耕纸质刊物,在一片汪洋中破浪前行。

  从2006年~2008年,在期刊发行量大幅度下滑之时,《青年文摘》逆势上涨形成了一个亮点,成为《青年文摘》发展史上的第三次跨越。在采访的过程中,王寒柏经常提到这样一句话:“事在人为。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有办得好的刊物,在行业鼎盛时,也有倒闭的刊物。”

  据他介绍,截止到2008年,《青年文摘》的发行量达到历史最高峰330万册,在3年时间内足足增长了100多万。对于《青年文摘》的大幅度上涨是否与其他同类期刊的下滑存在必然关系,王寒柏这样说:“《青年文摘》开始上涨的2006年恰逢《读者》发行量达到历史最高之时。期刊最大的挑战不是同行之间的竞争,而是来自于市场。蛋糕份额无限,任何一个取得成功的刊物各有各的特色。如果在市场上感受到了危机,那只能说明自身出了问题。”

  《青年文摘》自创刊来就以“引导青年,服务青年”作为自己的办刊理念。经过多年探索,在内容选择、文章风格等方面形成自己的特色——通俗易读又不流于肤浅,在朴实亲切的文风中达到引导青年的目的。在这期间,2000年以象征青春活力和健康成长的红、绿两色作为上下半月刊的视觉标识;2005年彩版紧跟时代色彩光鲜出炉。王寒柏认为,作为一个发行百万的大刊,要相信市场是公正的、读者是有鉴赏力的。抛开特殊的发行渠道等仅就市场行为而言,支持一个刊物巨大品牌的一定是内容。读者不买账的原因一定是因为感觉到杂志的内容不符合他的需求了。因此,无论是在红版、绿版还是彩版的制作上,《青年文摘》编辑部一直在强调内容的真(内容真实)、善(寓意正确)、美(文字、形式)、新(文章、栏目)、精(精选精编)、广(取材、涵盖面)。

  2006年之前,《青年文摘》杂志的发行采用不同渠道。红版通过邮局发行、绿版则委托4家民营发行商。这种历史形成的发行情形造成了订阅的不方便,由于发行政策不统一、折扣不一致导致发行的宣传效果受到影响。从2006年起,《青年文摘》全部发行业务交给邮政系统,提高了发行的合理性和效率性。王寒柏认为,杂志由哪种渠道发行要根据自身情况而定,《青年文摘》与邮政的合作恰逢其时,如果是现在也许并不见得可以取得这么好的效果。

  作为青年人的刊物,《青年文摘》非常注重编辑团队的战斗力,吸纳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成为中坚力量。除坚守纸质媒体空间、开辟手机阅读新阵地之外,网上阅读、有声传播同样做得有声有色。

  “西毕生”(这是网友针对唐骏学位系列事件创造出来的流行语,泛指号称取得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学位,并在名企担任要职的中国毕业生)、“雅贿”(即行贿人不再送官员真金白银、香车豪宅和有价证券,而是改送天价香烟、珍奇古玩等。送的人很坦然,因为不是钞票;收的人很风雅,因为能显个人档次)、“阿鲁族”(“阿鲁”译自日文外来语,意指工作。阿鲁族就是兼职族,是指打工、兼差、赚外快的人),这些都是出现在《青年文摘手机报》中的词汇,符合当前青年的关注热点以及兴趣爱好,而这些时髦词汇选摘的背后显示出编辑团队紧跟社会潮流的年轻化特点。刘晖表示,手机报容易订制同样也容易被退订,《青年文摘手机报》能够在短短一年中取得成绩与编辑团队的努力分不开。

  据了解,从2005年起,《青年文摘》每年都从全国著名高校毕业的研究生中公开招聘品学兼优者进入文摘的编辑队伍。现在已有多名具有硕士以上学历的优秀新生力量充实到该社。

  《青年文摘》是国内较早进行期刊网络数字传播探索的刊社之一,据统计,2009年《青年文摘》的网络付费年度发行量达721540,包括网络浏览传播量在内的总发行量4236999。在2009年度中文期刊网络传播国内阅读排行中,《青年文摘》连续3年位列第一名。其还入选了2005年~2009年中文期刊网络传播海内外TOP排行5连冠期刊。

  王寒柏介绍说,现在《青年文摘》的网络传播部包括网站、电子杂志、有声杂志等各项业务。其中,电子杂志是区别于纸质版的网络形式,充分利用网络的优势,把色彩、图像、音乐等表现形式结合起来,文字内容完全不同于纸版杂志。

  上世纪80年代三大文摘期刊三足鼎立的局面已一去不复返,部分老刊华丽转身也有很多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年之际如站在历史的风口浪尖,稳中求变可谓是老刊重获新生的必然选择。

  在王寒柏的书桌上放着当前文学期刊类的畅销者《最小说》,情人节特刊的画面一分为二,微微泛黄的纸质透出些许小伤感,这种形式更符合当下青年人的喜爱。他说,现代影城代替过去容纳几百人的电影院使年轻人重新有了欣赏电影的习惯,其中重要原因在于形式的变化。如果还是过去的电影院它还会面临死亡的命运。

  对杂志而言,老的刊物就要适应时代的变化,并且勇于变化、敢于变化。《青年文摘》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不断调整自己,无论从内容、形式还是编辑技巧都有过调整。而对于未来,变是必然,怎样变取决于整个杂志的需求。

  对于期刊的发展,王寒柏认为,传统媒体各有特点、独具优势。书、刊、报的速度永远比不上电台、电视、网络。但是,期刊要想发展就要做到两点,即慢一点、深一点。《青年文摘》是半月刊,文章出炉的速度无法与除书以外的其他媒体相比。要能够抓住读者就要将步子放慢,将文章做得够深、够厚。

  美国《读者文摘》的破产保护曾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其中在分析破产保护原因时很重要的一点在于:美国《读者文摘》是一份家庭妇女的读物,随着老的家庭妇女离开读者群,而新的家庭妇女在当今时代并未建立起阅读《读者文摘》的习惯。《青年文摘》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要想焕发青春、做大做强、再创辉煌就需要不断改变、适应读者新的需求,培养新的读者群体。

  时间就像一座大熔炉,那些曾经发行上百万、千万的大刊到现在所剩无几。王寒柏表示,在中华民族通往复兴的大道上,期刊就要有责任、有担当,作品就要有大国之气。今后何去何从期刊人需要更高的智慧和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