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顶级杂志印刷版读者下降 数
青年文摘

顾晓蕊:写作是一场修行是我与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

  作家简介:顾晓蕊,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全国中考高考热点作家,其作品曾获第二届林语堂散文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读者》《特别关注》《格言》等杂志签约作家,文章散见《青年文学》《散文选刊》《延河》《厦门文学》《山东文学》《脊梁》《读者文摘(美国)》《读者》等刊物,曾在十余家期刊开设专栏,百余篇文章收入全国各类丛书,多篇文章选作全国中考或高考语文试卷阅读材料。出版散文集《你比月光更温暖》《点亮自己,你就是一束光》等。

  顾晓蕊:我在电力企业上班,是一名科室职员,走上文学之路纯属偶然。平时我喜欢读书,空闲时写写文章。从2008年底开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刊物投稿,稿件很快被采用,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之后,可以说是一发不可收拾,我沉迷于写作。随着发表作品的不断增多,成为《读者》《特别关注》等知名杂志的签约作家,先后在20余家期刊开设专栏。我觉得人应当心怀梦想,诗意的活着,写作让我找到这种感觉,这是我向往的理想生活。写作向来是件寂寞的事,那感觉就像木心先生所言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对我来说,写作是一场修行。生活中所有的快乐、悲伤,都在文字中得以释放,它是我与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并由此与生活达成和解。

  顾晓蕊:日子像流水一样静静流淌,对我来说如果没有文学,今天和昨天没什么区别,每天都在重复自己。文学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让我感受到生活的无限可能性。生活的每一时刻都在变化,作家就是世界上的第三只眼,要发现这一刻的不同寻常。当下的时代,我们的生活形态,被作家用文学的方式叙述过以后,很多遗憾、失败、孤独、痛苦,其实都是值得的。因为所有这一切在一个地方被传递出来,被保留、叙述,这就是文学根本的价值之所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写作是一种心灵的救赎,它为庸常的世俗生活提供了另一种可能,也因此对写作者而言,一切经历都是财富。

  在这个多变的充满诱惑的时代,不忘初衷,不忘本心的写作是一种高贵的坚守。作品要能观照自我,照亮他人,这样的文章才容易走进读者的内心,触动心灵最柔软的部分,达到某种情感上的共鸣与认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或许身轻言微,大多数时候充当失声者,或是聆听者。然而,我们选择了与文学相伴,从阅读中获得心灵的宁静,将跌荡的情感倾注于笔端,发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这声音跨越万水千山,抵达更远的远方,这便是文学的魅力与力量。

  顾晓蕊:曹雪芹的《红楼梦》我看过很多遍,不同年龄阅读总有不同的体悟,可以说是百科全书,包容万象,是一本非常了不起的巨著。我还喜欢老舍、张爱玲的作品,有很大的张力,语言很独到,比如说《骆驼祥子》和《金锁记》这两本书,对人性复杂性和多面性的刻画是很见功力,书中的每个人物都是立体的,鲜活的,很多年后回想起来还留在脑海中。

  顾晓蕊:文学或许不能带来什么,但它至少让我们活得更像自己。静下来,慢下来,让灵魂跟上自己的脚步,从阅读中感受世界的辽阔,以获得心灵的宁静与抚慰。写作对人的考验是非常强的,需要我们的生活积累,当然更需要刻苦,以及对于生活的把握。要经常回过头来看自己写的东西,避免陷入心灵的困境,不断地寻求突破与突围。一个作家的本领不是描绘了生活,客观地呈现了生活,而是教会读者如何去认识生活、照亮生活。每个作家都应追求自己的风格,作家的人格境界最终会反映到写作视界上。一个人的文学作品,就是心灵的映照,写作者的性格、气质、喜好、情怀等等,大都能在其作品中寻到踪迹。因此,写作者要不断锤炼自己的人格情怀,提升自己的精神内涵,以创作更多独具特色的优秀文学作品。

  17岁的美棠斜倚在窗前,从珠帘后探出半个身子,正对着菱花镜梳妆。忽传来温和清朗的谈笑声,她眉心一跳,抬眸望去,只见花影中迎面走来两个人,是就读黄埔军校的哥哥回来了,身后跟着位穿英挺军装的男子。

  男子看见美棠,收住脚步,怔怔痴痴地望向她。那清丽的身影,玲珑的面容,好似记忆里的画中人,是春光中最灿漫的一朵。他脸上漾起温柔的笑意,宛若凌凌的春水,漫进她心底。美棠的脸微微一红,扭身,灵巧地闪到帘后。

  他们结婚后不久,赶上时局混乱,战火绵延,哥哥和端木去往抗战前方。他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哥哥随八路军游走征战,在一次战役中不幸牺牲。而端木成为军官,偶尔匆促归来,披一身淡白的月光敲门,天不亮便趟着薄雾离去。

  采依和阿吉这对双胞胎,是在一个雪夜出生的,那夜漫天飞雪,天地间似挂上了晶莹的雪帘。屋内的炉火烧得很旺,端木的脸被火光映成酡红。他温柔怜惜地望着美棠,又一遍遍低头看孩子,那脆亮的啼哭声,犹如果实的香气一样溢满整个屋子。

  初听到这段陈年旧事,我7岁,是从母亲采依的口中道出,当然是美棠外婆讲给她听的。我的小脑袋里蹦出无数问号,如泛着银光的镰刀,收割着一茬茬的好奇。外公长什么模样?会发脾气吗……我将疑问抛给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