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文摘 给阅读一个纯粹的理由
青年文摘

周末文摘 揭秘《清明上河图》中的医药图像

  《清明上河图》是北宋画家张择端所作。据金代张著《清明上河图》跋文:翰林张择端,字正道,东武人也。幼读书,游学于京师,后习绘事。本工其界画,尤嗜于舟车、市桥郭径,别成家数也。《清明上河图》问世之后,历经离乱,辗转于宫廷民间,终于在900 年后,于1953 年入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图1)。

  《清明上河图》生动地再现了北宋时期都城东京汴梁城的繁华风物,多数学者认为该图着力表现的是北宋都城的盛世繁华及其繁荣祥和的社会氛围。户部侍郎李定在元丰年间(1078-1085)的奏折中所谈到了沿河商业:诏汴河堤岸及房廊、水磨、茶场、京东西沿汴船渡、京岸朝陵船、广济船渡、京城诸处房廊、四壁花果、水池、冰雪窖、菜园,并依旧;万木场、天汉桥及四壁果市、京城猪羊圈、东西面市、牛圈、垛麻场、肉行、西塌场,各废罢令。其城市繁华可由《清明上河图》而见一班。有学者曾评价:几乎没有任何一件宋画可与之媲美;是完全不受任何画风影响、纯粹对现实的真实刻画。而加籍华人学者曹星原却从不同角度对《清明上河图》作出解读,认为此图以看似不偏不倚的写实记录手法再现一个平和并又相对富庶的风俗景观,虽然遇到风波,但是坚定保持风雨同舟的态度,曹氏同时对图中多涉酒肆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图中对汴河岸边鳞次栉比的酒家大着笔墨有其深意,宋代对酒业管理严酷,造酒售酒是朝廷税收的重要部分,而画卷之中无论对繁荣的酒业极尽描绘,说明酒在东京市场中的中心地位,而更深一层地说明了宋代粮食的富足、有效的管理与得力的漕运,与全图的意义相一致。事实上,熙宁变法以来,除了酒是朝廷重要的税收来源,药材也由国家专卖,药铺在街市的繁荣程度某种程度上也是政府财力与社会富足的表现。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也记录了当时的汴梁城的富足景象,与《清明上河图》相得益彰。

  在虹桥的南岸边,在卖酒的脚店对角旅店前,有人搭起凉棚,挂了饮子的招牌,卖饮子者似乎站立,作持杯状,身后放着盛饮子的木桶。在城门外十字路口大车修理店斜对角也是一家饮子铺,图中只显露出招牌与半个凉棚。久住王员外家旁有两个凉棚,挂着饮子香饮子的招牌,挂香饮子的凉棚下,有两位客人正在休息,桌上有盛饮子的容器。这几家饮子铺的形式一致,都是立几个凉棚,棚下置几张桌椅,提供饮子招待客人(图2)。街市上售卖饮子在当时的汴京应该是比较常见的,《清明上河图》除了这3 处饮子铺,在孙羊店正店对面也立有一个凉棚,也似乎是一个饮子铺。

  饮子是类似于凉茶的饮料,也是一种中药的剂型,中药方剂中有些名方如地黄饮子、小蓟饮子等,现在仍然是临床常用之方,不过,能够在街市上支个摊,当街来售卖,这个饮子应该是比较符合大众的保健饮料。宋人有客至啜茶,去则啜汤的风俗。宋人喜欢香药,啜香汤,饮子中的原料也是多是紫苏、甘草等甘香之品,所以又叫香饮子。在大街上摆个饮子摊售卖保健饮料自从唐代就有:

  长安完盛日,有一家于西市卖饮子,用寻常之药,不过数味,亦不娴方脉,无问是何疾苦,百文售一服,千种之疾,入口而愈。常于宽宅中,置大锅镬,日夜锉斫煎煮,给之不暇,人无远近,皆来取之,门市骈罗,喧闹京国。

  孙羊店西侧马路对面,杨家应症的斜对面,有一家香药铺,门前有牌楼,是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店铺,竖立的招牌上刘家上色沉檀樟香(图3)。上色是上等的意思,沉香、檀香、樟香,应该是指的店铺的主营香药。另外,孙羊店正店招牌边上的门面房写有香(醪),应是兼营香药的酒店(图4)。北宋的汴京,香药铺席遍布街巷。《东京梦华录·东角楼街巷》:

  《清明上河图》中绘有两家医铺,都是城门内繁华的十字街上,地段优越,规模也算是不小,说明彼时坐堂医者的经济收入还是比较高的。一家招牌写着杨家应症,说明是一家杨姓医生开的诊所(图5)。杨家应症地处城内十字街孙羊店的北面,虽然画中只显示出一间门面,但是从招牌上看,应该是一家不小的店面。门前有人牵着孩子向里走,应该是来看病的,另外有一辆四匹骡马架着的大车正在离开诊所,车上躺着病人。

  画卷最左端是赵太丞家,这是一家规模还要大的医铺(图6),从房屋的布局看,医铺有三进院落,而且,赵太丞家的名字表明这是一家的主人或者祖上是有品阶的。《古今图书集成》记载了一个故事,庆历中有进士许常,多年未尝省荐,穷倒穷困,乃入京师,别谋生计……因游至东华门,偶见数朝士,跃马挥鞭,从者雄盛,询之市人,何官位也?人曰:翰林医官也。于是叹曰:吾穷孔孟之道,焉得不及知甘草大黄辈也?遂有意学医。赵太丞家虽然未必是翰林医官,也应该是一家比较有地位的店铺。赵太丞家门前竖有两个立招:一为大理中丸医肠胃冷,一为治酒所伤真方集香丸;其后一大立招似乎是赵太丞理○○○科,左侧门脸条匾○劳七伤○○○,室中有妇人抱着婴儿就诊。由此看来,这家医铺的业务范围较广,内科、儿科都医的,专门立一个治疗酒伤的招牌,也说明当时的饮酒风气之盛。

  医学延至北宋,分科已经比较细致了。像赵太丞家杨家应症应该是规模比较大的医铺,《东京梦华录》另外在汴京还有诸多专科医铺,如骨科、儿科、咽喉科、产科等。《东京梦华录》与《铁围山丛谈》都记载了当时马行街的诸医铺的繁盛之状:

  《东京梦华录·马行街北诸医铺》马行北去,乃小货行时楼、大骨傅药铺,直抵正系旧封丘门,两行金紫医官药铺。如杜金钩家、曹家、独胜元;山水李家,口齿咽喉药;石鱼儿、班防御、银孩儿、柏郎中家,医小儿;大鞋任家,产科。其余香药铺席、官员宅舍,不欲遍记。

  又《东京梦华录》记载大内西右掖门外街巷有:丑婆婆药铺;出梁门西去,街北建隆观,观内东廊于道士卖齿药,都人用之;近西去金梁桥街、西大街有荆筐儿药铺;近北巷口有熟药御药局;西去盖防御药铺;保康门有潘家黄芪圆;相国寺东门外街巷有孙殿丞药铺、宋家生药铺等。

  宋代医者大约有四种身份,一是医官,有品阶,入翰林医官院,元丰元年(1078 年)改为翰林医官局;一为坐堂医,如赵太丞家杨家应症这样的医铺,一般是医药兼营,医生坐堂开方,然后直接在药房抓药;再者就是民间走方医,负笈行医;还有就是僧道医,一方面在庙宇设些粥饭,施以慈善的同时也给人看病,有些僧道有些医术,云游四方,大约与走方医类似。《清明上河图》中也有两处涉及民间医人与游方医僧的画面。

  图中近郊小集镇十字路口旁,大车店对面,有一老者摆摊,地上似摆着十余种药材,周围有人围观,似乎还有人正撩起裤子给卖药人看他粗肿的腿(图7)。另外,图中赵太丞家前的大路上有一位行脚僧人,脚穿芒鞋,身背药筐,正打着板卖药材(图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