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6日来济南报业大厦吧!济南报
青年文摘

问题是“时代的格言

  提要:战争充满了变数,军人要具备透视战争迷雾的慧眼,首先就要敢于直面部队重大现实问题,把军营变成一个探索新问题的大平台。

  有人曾问爱因斯坦:“你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我们很想知道你头脑里经常记些什么?”爱因斯坦答道:“我的头脑里只记问题。”对方又问:“那书上的东西呢?”爱因斯坦答道:“书本上的东西都写清楚了,到用时一查就行了。”

  现代思维科学认为,问题是思维的起点,任何思维过程总是指向某一具体的问题;问题又是创新的前提,一切发明创造都是从问题开始的。科学的本质不是证实真理,而是更新真理。

  善于提出问题,进而善于解决问题,是一个人具备开拓性研究能力的标志。波普尔对此作了很好的解释:“科学知识的增长永远始于问题,终于问题。”问题触动人们的好奇心,从而激发探索的兴趣。所以,科学精神强调的是不确定性,是怀疑和批判,即在看似没有问题的地方发现问题,在没有现成答案的地方寻找答案。

  在哈佛大学师生中流传着一句名言:教育的真正目的就是让人不断提出问题、思考问题。问题意识是思想的资源,是思想的推动力,也是一种积极的心态。纵观人类科学发展历程,一部科学创新史,就是一部问题发现史。伽利略对亚里士多德“自由落体定理”的科学修正,非常清晰而准确地说明了这个道理。比萨斜塔上的实验几乎人人可为,但是能意识到并发现这一问题存在的当时却只有伽利略一人。就像烧水都可以看到水开时壶盖会跳,但没有人能像瓦特那样灵光一闪。

  近代教育家陶行知曾赋诗道:“发明千千万,起点是一问。禽兽不如人,过在不会问。智者问得巧,愚者问得笨。人力胜天工,只在每事问。”英国诺丁汉大学第一位华人校长杨福家教授也讲:“学问,就是怎么学习问问题。如果一个学生能够懂得去问问题,就等于给了他一把钥匙,就能去打开各式各样的大门。”可见,一打准确的答案,不如一个聪明的问题。

  信息时代,文化垃圾、知识泡沫令人眼花缭乱。如果一个人像“电脑硬盘”一样仅会储存而不会消化、应用及创新,他的头脑实际上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问题意识就会逐渐湮没,创新能力也会逐渐丧失。

  马克思指出:问题是时代的格言,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战争充满了变数,军人要具备透视战争迷雾的慧眼,首先就要敢于直面部队重大现实问题,把军营变成一个探索新问题的大平台。在这里,问题意识既是“知识战士”的“准生证”,也是“知识军事”的“发动机”。